可譽學生文學作品集

《經典故事新結局——我們看菊花去》

2018-07-03

2017-2018
中五乙班 柳雨彤

時間飛逝,度日如年,由那天看到姐姐絕望裏不殘留着一絲希望的面容後已經三年了,那句「你說帶我來看菊花的」在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已經三年了,咪咪依舊每天趴在小徑的石頭堆上已經三年了,彷彿等待着某人的歸來。兒時的公園變得一片死寂,路旁的花朵不再綻放,低下了它們的頭,就如我現在沉重的心情,又一年的秋天,我想是時候了……

充滿着矛盾,害怕的腳步一步一步地踏出。無數次想看回頭,恐懼着面對她,身體裏充斥着罪惡感,後悔着當初的決定,但每晚都在擔心着她是否過得還好,擔心着她是否原諒了我,是否正期待着我帶她去看菊花去。

又來到了這個充滿剌鼻消毒藥水味的台大醫院,走向當初狹窄,陰暗的過道,走過「精神科」的牌子,林大夫依舊像三年前那樣站在那裡等着我。「咔嚓」的聲音在寂靜走廊上傳至盡頭,鐵柵裏那陌生又熟識的面孔這時轉向了我,我從這面孔看到了憔悴,疲累和孤單,沒錯,這個人就是三年前被我欺騙到這裡的姐姐。正當我想對她開口道歉時,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話語驚恐了。

「你是誰?」這句話像箭一般刺穿了我的心,姐姐的病情已病入膏肓,就連弟弟——我,也不認得,還是因為那次的打擊而留下創傷,不再記得親人的模樣,我始終不敢面對姐姐,承擔罪過,回答她︰「我是你弟弟的朋友」,這時我竟然看到姐姐眼中有一閃光亮和一絲希望,並開始對我追問「我」的近況,好像會永無止境的對我分享姐姐和我兒時的趣事,美好的回憶。不知由何時開始,姐姐對往事的記憶變得更清晰,而且從她口中我完全感受不到有任何對我的怨言、怪責,是原諒了我了吧?姐姐一邊講述着,我的視線一邊變得模糊,感覺到有兩行溫暖的淚水不停從眼眶落下。我趁姐姐講得興起時,偷偷走向林大夫,對着他耳邊說話,他帶著驚訝的表情問我「你確定?」,我毫不猶豫對他點了點頭。

我擦乾臉上的眼淚,幫姐姐換上新衣服,慢慢地扶她從牀上站起來,微笑地對她說︰「走吧,我們看菊花去。」

我知道姐姐應該從一開始就沒有怪責我,她很需要我,我也知道我這個做法是對的,我要把姐姐重新帶回家裡讓我陪伴着她,度過她餘下的日子。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