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譽學生文學作品集

我的籍貫

2016-09-09

2015-2016
中四乙
陳凱雯

        每逢長假期,朋友們總會說他們要回鄉,由於我不曾回鄉亦不曾離港,我並不知道鄉下是甚麼様的,更不知道自己的籍貫。

        在雙親仍未出生時,嫲嫲和婆婆都已經分別來到香港,並在香港誔下我爸和我媽。因此我的雙親都是在香港出生,長大,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爺爺在我爸三歲時已經離世,嫲嫲絕少帶我爸回鄉;而婆婆來港後雖偶有回鄉,但並沒有帶上我的母親,因此,我的父母都對他們的籍貫沒有甚麼印象。再者,我們的親戚都住在香港,如此一來,便沒有回鄉的理由了。

        對於故郷,我只有從朋友那兒聽來的片段或是想像,連籍貫的名字也不知道。從未一睹鄉下真貌的我,一直以來都對別人的故鄉深感興趣,會請朋友向我分享。有的朋友說,每次回鄉也會和表哥堂姊他們放炮竹;有的朋友說,在鄉下的上午可以下田玩,晚上可以躺在草地上仰望遼闊的星空;有的朋友說,他的郷下並不是那麼落後的古老的;還有一個學妹說,城郷之間只有一街之隔。大家的郷下都很美好,住了很多郷親,熱鬧非常, ,貼近大自然,風景優美。我對郷下充滿了幻想。

         到底我有沒有故郷?我的故郷是怎樣的呢?會看到滿天繁星或是連綿河川嗎?有一天下午,我一時心血來潮,問我爸:「爸,你對於籍貫有甚麽感覺?」老爸的眼眨了一眨,他凝視着我,然後道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籍貫?是甚麽來的?」我感到無奈,笑著回答他:「大槪是故郷之類的。」老爸:「我沒到過爸爸的故郷,反而在我小時候,我媽有帶過我和弟弟回她故郷,好像是叫甚麼甚麽水口?那兒的屋很大!」隨後老爸跟我聊起他在郷下的樂事,他邊說邊笑,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每次回鄉,嫲嫲只帶上我爸和叔叔,不會帶姑媽回去。親戚都十分歡迎嫲嫲他們。在家裡,大家一起吃著田地的農作,又一起談天說地,其樂融融;在田野,爸爸和小雞一起玩,小雞尾隨著他一起行,想到一個小男孩嘻嘻哈哈的帶領着小雞們,場面十分可愛。

        爸爸的記憶零碎,我不知道到底故郷有多美,具體是甚麼樣子,但我知道那個地方是爸爸好喜歡的地方。故鄉無論何時都會歡迎你的到來,它是我們的始源,在那兒,親友互相關心,大家盡情玩樂,把煩惱都拋諸腦後,十分溫馨。雖然我仍會疑惑,我從沒有回去故鄉,老爸也不是在那兒長大,到底那兒算不算是我的籍貫?我的籍貫在那裡?我不知道答案,我知道的是過去的已過去了,先祖生活在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而我們的後代則會生活在香港。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籍貫,即使我們不知它在那裡,不知它的名字,不曾回去亦不知如何回去,但我認為即使不在故郷,我們是血脈相連,同源的親人,各人之也有着牽絆,這牽絆並不因距離的遙遠,時間的流逝,記憶的失去而消失。

ооо полигонсмартфоны из китая купитьenglish arabic translatormfxbroker цитатыхарьков лобановскийфото никосноутбук металлическийspanish translation companiesобслуживание принтера в Москвеконсервативное лечение пародонтитанасосная станция marinaтубус для поплавковавторезина в киевепоставщики китайских товаров в украинылобановский депутат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