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譽學生文學作品集

白粥的味道

2015-10-09

2014-2015 文學之星參賽作品
中四甲
胡子恆

  忘卻不了,那白粥的味道,在我回憶中,我思念著,回味著……

  早晨的陽光照著我那未清醒的臉,我的眼睛半張開著,仍躺在床上不肯起來,我翻過身子,看見放在床邊的白粥,我便惟有撐起身,拿碗喝。每天的早晨,白粥是我的鬧鐘。

  軟軟的米,跟粥水一起在我口腔徘徊,彷彿在給我的口腔按摩,暖暖的,不會燙得我喝不下;不會令得我沒食慾。因為您永遠都預料到我何時起床,您是如此了解我,如此細心。白粥滑進我的喉嚨,一路滑下去,一路暖和我全身,溫度使我清醒起來,表面上是淡然無味的,我卻感到一份甜,一份溫暖且窩心的甜,「早安。」一個穿著紫色花紋衣服的白髮老婆婆對我說道,微笑著摸我的頭,那微笑給予我溫暖與窩心,如日出的陽光,不會太耀眼,也不太暗淡,剛剛好的溫暖,就是您吧?為淡淡的白粥加上甜味的人——我的外婆。

  溫暖的甜,能戰勝冰冷和痛苦,你曾經證明給我看。

我那虛弱的身體躺在床上,四肢彷彿被按在床上,沒有力量,我痛苦得哭泣起來,可是又沒有力氣哭出聲來,只能細聲抽泣,彷彿是半死不活的狀態,我想入睡使自己脫離痛苦,可是身體冰冷得無法入睡,我忽然感覺到有人摸我的額頭,一隻溫暖而帶有皺紋的手:「喝下粥,睡醒就沒事了。」外婆微笑著,手上拿著白粥,我用力撐起身子,接上了粥,喝下,溫暖的甜味流過冰冷的身體,我呼呼入睡了。

  白粥彷彿是您的象徵,至今我仍銘記於心。

  那年,外婆生日那天,我期待著母親為外婆煮頓大餐,我亦可以趁機大飽口福,於是我期待著晚餐時間到來。到了晚餐時間,母親居然只煮了白粥,小時候不懂事我因為期望落空而大聲地哭起來了,外婆摸著我的頭說道:「對不起呀,子恆,外婆得了病,只能吃清淡的。」我的心一震,迅速收掉眼淚,低下頭,為自己的行為懺悔,「對不起外婆,我不知你生病了。」我聲音很小,只敢喃喃的道歉,外婆這樣關心我,我竟連外婆生病了也不知道?「傻孩子,我能喝粥,又有你相伴,已經很幸福了。」那時我聽不懂外婆這句的意思。白滑的軟米浸在白濛濛的粥水,在這裏面,我所見的是寒酸以及外婆的可憐;可外婆所見的卻是幸福和滿足。

  直到那天,那秋天的夜晚,我明瞭「幸福」的意義。

  那一夜,風不算大,卻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房間內垂著白布,比白粥的顏色還要白。我們都披著麻衣,強忍那根本止不住的淚水,看著躺在床上的您,臉上無一絲血色的。我是多麼的想把你喚醒,然後親自為你遞上一碗微燙的白粥,讓那份溫暖把你冰冷的身軀變暖呢!可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此刻,我甚麼也做不到,僅能將有限的「幸福」分享給你。「傻孩子,我能喝粥,又有你相伴,已經很幸福了。」記得您曾這樣說過。既是如此,就讓我這一晚靜靜地守在您身邊,作最後的陪伴吧。

  「傻孩子,我能喝粥,又有你相伴,已經很幸福了。」。外婆,我能喝您加入甜味的白粥,又有您相伴,其實這是我真正的幸福呢。никас ценырисуем стрелки поэтапноlegal terms translation spanish to englishvsemsmartлобановский александр компроматдетектор лжи одессасервис раскрутки сайтовнастольные игры киевenglish intoнабор инструментвиды укладки паркетакак правильно жарить стейк на сковороделучшее время для торговли бинарными опционаминовинка самсунгсмс с просьбой перезвонить мтсдрейпин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