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譽學生文學作品集

2014-2015年度中四寫作比賽冠軍作品

2015-10-07

 

2014-2015
中四甲
曾瀞誼

  今天是假期,外婆遠道而來探望我們,而母親和我到車站接她。還未走近車站,我們就被街頭的吵鬧聲吸引了注意力。

  我們走近一看,一對男女罵得臉紅耳赤。「這年頭還有這種事發生!男人怎可以欺負女人!」母親憤怒地說着,大有上前參一腳的意思。我拉着母親,她總以為自己充滿正義感,現在上前勸架搞不好還把事情弄糟。「媽,你從何得知是男的欺負女的呢?況且我們還要接外婆呢,你就別多管閒事了。」「閉嘴!小孩子家的懂甚麼,我是在做好事!」母親兇巴巴地說完後,激動地上前推開吵得火熱的兩人,然後對着男子說:「你還是男人嗎?你現在馬上向她道歉!」男子脹紅了臉,指着母親:「要我道歉?你是誰呀?」女子見見狀也說道:「小姐,我們就是吵架也輪不上你管吧?」母親被說得啞口無言,正尷尬地站着,卻被突然上前的我嚇了一跳。

  「媽!你真的很多管閒事,你總是這樣不分青紅皂白,不懂分辦場合,你可以停止這樣無理的行為嗎?」我當着那對男女面前,氣沖沖地指責她。母親瞪大了眼:「你這是甚麼語氣?你最好給我道歉!」我氣紅了眼:「明明是你錯,你還說得你有理似的!真是受夠你了!」被我的頂撞氣得無言以對,母親無視那對看傻了眼的男女,轉身走向車站,而我悶悶不樂地跟在身後。

  外婆正在車站左顧右盼,見到我們倆便抱怨着等得腿都酸了。母親強撐起微笑回應外婆,示意我幫忙拿起外婆的行李。我正生着氣呢,你自己拿!我賭氣着回視母親。她嘆了口氣,拿起行李與外婆走在前頭,而我扁着嘴跟在後頭,一聲不發。

  外婆與母親有頗長時間沒有見面,也就有說不盡的話題。「我說,你爸真是…咳……!」「媽,痰吐出來。」母親拿出紙巾,輕拍她的背。「沒事兒,用不着紙巾,吐在地上不就好了。「咳!」外婆推開母親,一口混濁的痰也隨着咳嗽落在了地。」此時,旁邊走過的行人紛紛投來厭惡的眼光,外婆尷尬地看着地上的痰,心虛地別開了頭。母親耐着性子道:「若是別人踩到了,不就弄髒鞋子了嗎?」說着放下行李,蹲下身子抹去地上的痰。外婆見狀搖搖頭:「行了,我是錯了!這紙巾快丟走,真是怕了你。」母親笑着點頭,拿起行李截了輛車。

  上車時,母親拿着沉重的行李同時扶着外婆上車。見她如此吃力,我猶豫着要幫忙,卻見她已順利上車了。我低着頭,也不好意思地上了車。車子開得平穩,母親和外婆早已累得睡着了,而我卻為自己種種任性行為愧疚着。

  從小到大,我都以為指出別人錯處永遠都是正確的,不論用任何方法。對於父母,我亦自以為是的認為批評他們,便是盡了孝。回想起我和母親爭執的情形,母親縱然有錯,我亦不應大聲斥罵,使她既難堪又受傷,而是應好言相對。當時的我,沒有考慮母親的處境,對長輩應有的尊敬也蕩然無存;在接外婆時,我鬧脾氣而沒有幫忙拿起沉重的行李;在母親清理地上的痰時,我亦袖手旁觀。這樣的我,又談何盡孝?

  我不禁深思,到底如何才是盡孝?nikas отзывытелефоны и смартфоныotz xrayvazкосметика наборlanguage translatorнабор ниндзя купитьмашина для дітейвзломать контакттелеканал возрождение владимир мунтянас магистральотзыв написатьвоблер понтон 21межкомнатные двери ярославскиекак подобрать румяна под цвет кожи фотокрышка для сковородыпосуда стеклянная

Previous Post

Next Post